快捷导航
 
朋友借了网贷,紧急联系人填了我
VIEW CONTENTS
网贷口子 网贷媒体说 查看内容

朋友借了网贷,紧急联系人填了我

2021-1-24 11:53| 发布者: time| 查看: 598| 评论: 0|原作者: 紫罗依|来自: 三联生活周刊
摘要: 1月1日,上午10点多,一个电话不期而至:“您的朋友B女士,信用卡严重逾期,银行需要和她取得联系。之前有给您打过电话,希望您能提醒她,尽快处理。但她现在还是不接电话,请问您能联系上她本人吗?” ... ...

  1月1日,上午10点多,一个电话不期而至:“您的朋友B女士,信用卡严重逾期,银行需要和她取得联系。之前有给您打过电话,希望您能提醒她,尽快处理。但她现在还是不接电话,请问您能联系上她本人吗?”

  躺在被窝里的暖意,一下就消散了。过去大半年,类似的电话,我接过几十个,从网贷平台到银行,无奇不有。一开始,我还会问,为什么给我打电话。现在,我已经驾轻就熟,张嘴就是一句反问:“请问您是哪家银行?说实话,电话打到这的,不止您一家,我不记得您是哪家了。”电话那头有些错愕,“还有很多家吗?”新年伊始,我不想打击别人的工作热情,决定要温柔,“也就几家,但网贷的、银行的,都有。您说说您是哪家的,我帮您发微信。”年轻的男声沉默了几秒,果然是银行打来的,比网贷的要克制。之前有一次,某网贷平台打来催收电话,知道还有好几家“同行”以后,居然和我唠嗑上了,脱口而出一句:“她怎么敢的呀?借这么多!”虽然聊得欢,人家不忘初心,再三叮嘱我,要向B转告催收信息,不然找上她家云云。这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,因为B还欠着我的钱,我只能如实相告:“她也不接我的电话,你们要是联系上她了,麻烦跟她说一声,我的钱也是要还的。”电话那头发出一连串惊叹,最后只能用“怎么能不还朋友的钱”收尾。“我是某银行的,今天加班,就是为了处理她的事。”短暂的冲击以后,年轻的男声想要找回谈话的节奏,“麻烦您,给她打个电话。她拖的时间实在太长了,又不接电话。如果再这样下去,银行只能联系她的亲属,对她采取法律行动,这样其实对她不利。”同为打工人,假期还要加班,我很理解对方的无奈,但我已经给出了最好的方案,因为“她也不接我的电话,我只能给她发微信。”话已至此,无话可说。年轻的男声不死心,在挂线前20秒,用野蜂狂舞的语速补了一句:“今天上午12点之前,一定一定要让她打电话给我们。不然,过了元旦假期,银行就要采取法律行动,冻结她名下所有的财产了!”举手之劳,我当然会帮了。从10点多到12点,微信、电话,我都试了。B就像一潭死水,只见我自己的波纹,听不到她的回响。我想不通,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,品性也不坏,为什么会一步一步走到被催收的境地?

  十几年前,B给我辅导过功课,我们的联系没有断,慢慢就成了朋友。这些年来,B的生活并不顺利。大学毕业以后,为了求稳,她进了传统行业做文员。虽然专业对口,但她干了十几年,月薪就涨了五六百。她觉得是自己的能力有限,转头想安心过小日子,偏偏又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。一线城市居大不易,一个没有主角光环的小城女孩,入不敷出是常态。保险费、伙食费、房租是压在她头顶的“三座大山”,算上杂七杂八的支出,她每天疲于奔命,不过是为了信用卡打工。

  《北京女子图鉴》剧照

  我问过B,大城市风大浪急,为什么不回老家?住在家里,起码能省下房租。她总是苦笑,理由其实很简单,“我不想听到自己的婚姻,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。”靠着信用卡,B在城市岌岌可危地保持独立,直到父母老了,病痛一件一件找上门。一张信用卡已经不能满足B的需要了,她办了五六张。尤其是小银行,条件宽松的,她都会试着办卡。然而,限于B的收入水平,每张信用卡的额度只有一万多点,还得给出不低的利息。想要无息借款,她只能把主意打到有限的人脉上,比如我。借着“过节了,出来聚一聚”的名义,B把我叫出来,要借5000块。当时,我刚大学毕业,5000块不仅是所有积蓄,还是一条安全绳。出于义气,我还是借给她了,甚至没有约定还款时间,以为她会主动还。B确实还了,在我厚着脸皮,给她打了两个电话以后。没过多久,她又要还信用卡了,又找我借了5000块。从那时开始,那5000块名义上是我的,但更像是她的。每次还钱以后,她都会在几天内再借走。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没办法真正用上那5000块。这是一个风险信号,我意识到了,但我没办法拒绝她。

  每次张嘴提醒她还钱之前,我总会想到很多:我比她的条件好,她是我的朋友,我们有十几年的感情。每一点都与钱无关,但每一点都成为动摇我拒绝的因素。就算拒绝了,之前的借出也会成为打脸的借口,我没办法用哭穷来婉拒。直到我需要这笔钱治病,我才在收回借款以后,第一次拒绝了她的请求。

  很快,B对我提出了新的请求:透支我的信用卡,我就有钱借给她了。这当然不行,我治病都没舍得用这份额度。但我还是担心,她会为了快钱走歪路,几次提醒她,千万不要网贷,“我可不想见到你的裸照满天飞!”B最后的回应支支吾吾,听得我的心里一阵慌。连忙追问,又得不到结果,我只好改为劝她:“实在要借钱,你就去找个大机构,比较安全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早在B要我透支信用卡之前,第一次网贷已经开始了。她说只要还款日卡得准,以贷养贷就行得通。但拆东墙、补西墙这套戏法要玩得转,前提在于东墙必须高百尺,西墙必须保持恒定,这在利滚利的巨轮之下,怎么可能?B仅仅逾期了一天,我就知道了,不仅知道她网贷的事,还知道她把我填成紧急联系人。有时不小心,把催收当成快递,接了电话,在办公室的问答就显得尤为尴尬。同事们不说话,但耳朵竖得尖尖的。为了避免误会,我只好主动解释:朋友借贷,把我填成紧急联系人,跟我没有关系。这不是“无中生友”,但听起来就像这么回事。被评价交友不慎,总比同事以为我网贷了好一些。要不然,奶茶拼单的钱晚一点给,都可能成为经济窘迫的“铁证”。自第一个催收电话打来,隔一段时间,就会有一个新号码打来。随着B网贷的平台越来越多,打进来的新号码也越来越多。最多的时候,一天能有五六个,银行的、网贷的,都来催收。我对B说了这件事,她隔了几天才回复我,语气淡淡的:“你把他们都拉黑就行,我就是这么干的。”我深呼吸了几次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所谓紧急联系人,没有权利,只有义务。我没办法拒绝一个个陌生号码的拨入,因为我担心催收真的会打电话到她家。B的父母,我曾经见过几次,都是老实了一辈子的人,听到B借了这么多钱,可能会吓出病。为了保护自己的良心,我只好充当“传声筒”,一次次向B转告催收信息。

  一开始,B还会安慰我,要把紧急联系人换成空号。后来,B会反问我,不上征信的贷款是不是不还也可以。再后来,她不接我的电话了。一个个催收电话打进来,我只能用微信联系她,她倒是把我当风筝一样放着,像隔了时差一样回复我。只有需要找我借钱应急的时候,她才会打出一段话。三五百,我又借给B了,为自己的愧疚心买单。每次接到催收电话的时候,我都会想,如果当初我再借她5000块,她还会网贷吗?还是把这些钱当成利息,填进债务的窟窿里?

  我不知道,可能也没办法知道,毕竟我只是一个没有选择权的紧急联系人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让网贷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麻烦到网贷交流吧管理处反馈
  • 我的电话:不给不给就不给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网贷口子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