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导航
 
借网贷的年轻人,被这个套路坑得最惨
VIEW CONTENTS
网贷口子 网贷媒体说 查看内容

借网贷的年轻人,被这个套路坑得最惨

2021-1-24 11:55| 发布者: time| 查看: 677| 评论: 0|原作者: Vista看天下|来自: Vista看天下
摘要: 第二天醒来,手机屏幕不再弹出还款日的提醒。李文健又翻看手机日历,确信将设置的还款提醒一个个删除,他这次要彻底摆脱网贷,实现“上岸”。

  本文首发于Vista看天下APP新刊494期,原文标题《网贷陷阱自救攻略》,汪璟璟/文

  第二天醒来,手机屏幕不再弹出还款日的提醒。李文健又翻看手机日历,确信将设置的还款提醒一个个删除,他这次要彻底摆脱网贷,实现“上岸”。

  “一旦陷入网贷深渊,你还能从中走出来吗?”面对这个问题,李文健给出的答案是,“能”。

  2019年的12月10日,这一天对李文健非同寻常,他终于还清了最后一笔网贷,两万元。背靠沙发,李文健长长舒了一口气,又迅速将手机屏幕上最后五六个网贷APP一一卸载。

  他的手机下载了一堆APP,上面都有一个“贷”字,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个,这让他欠下了近300万元的债。

  李文健还清一笔网贷,便卸载一个APP。每天,他都会卸载一两个。当最后一个网贷APP在手机上消失,李文健如释重负,感觉自己又有了未来。晚上,他给自己买了一个蛋糕,点上蜡烛,一个人提前过了生日,心情好又看了一场电影。

  第二天醒来,手机屏幕不再弹出还款日的提醒。李文健又翻看手机日历,确信将设置的还款提醒一个个删除,他这次要彻底摆脱网贷,实现“上岸”。

  对借款人来说,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“上岸”,从网贷的深渊中解脱出来。在各大社交平台的网贷小组中,时常有人发帖求助,这些人都是欠了多家平台的网络贷款,每天都是还款日,到处想办法筹钱,借钱来还贷。

  李文健终于告别了这样的日子,他希望分享自救的经历,“让大家都能走出来。”一些借款人聚集在贴吧、QQ或微信群里,交流如何应对催收和自救的方法。而现在,他们热切关注着网贷平台出现的爆雷潮。近两年来,大量网络现金贷平台一夜之间崩塌,新冠疫情又加速了各大网贷平台陆续清盘退出,全国多地接连宣布取缔辖内网贷机构。

  “放贷的平台倒了,借的钱还用还吗?”面对网贷“关停潮”,一些借款人想着“能逃则逃”,对债务开始以各种方式进行逃脱,有的借款人还在观望,一直拖欠借款不还。“还,还是不还”,李文健一时不知如何回 复。

  “借贷一时爽,还钱火葬场”

  李文健首次接触网贷是在四年前。他一直在新疆生活,2013年大学毕业应聘到上海一家建筑公司,接受培训又回到新疆工作。两年后,他跳槽出来单干,注册了一家小公司承揽工程。

  2019年10月21日,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祝树民(右二)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中国网贷机构数量、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15个月下降,官方将有序推动网贷机构良性退出。(中新社  图)

  2016年初,李文健承接的工程项目扩大,急需资金。他无意间在知乎上发现网络贷款的方法。输入“借钱”,网页会弹出一大堆APP。“只要有身份证、银行卡,提交一下个人资料,钱就马上到账了。”为解燃眉之急,李文健毫不犹豫选择了网络贷款,“我手头紧,只能靠借钱来干活。”

  他下载了一个久富贷的APP,第一笔网贷借了15万元。很多网贷平台都是“秒级申请、光速到账”,李文健形容当时的感觉,“爽,就觉得钱来得很容易。”

  李文健打算将这笔网贷用于临时的资金周转,但是,“只要借了第一笔,下个月还不上,你又会去找别的平台,继续借。”他很快发现,网络贷款是一个坑。

  到2016年底,李文健已在上百个网贷平台借款。好易贷、拍拍贷、360借条、恒易贷,玖富叮当贷、苏宁任性贷……这些都曾是他手机下载的APP,贷款金额最小的一笔只有一千块。

  李文健正好赶上了P2P网络借贷平台发展的黄金期。2016年,国内网贷平台已迅速增至六千多家。“只要还钱了,就下载一个新的APP。这家APP借不了,再换一家。”李文健说,就这样以贷还贷,越贷越多。两年下来,他总共欠了280多万元。

  “当时我的世界只有还钱,没有别的想法。”李文健说,因为借贷太多,以至于后来都借不到钱了,他只好使用POS机,继续倒贷。每天一睁眼,李文健就把POS机打开,在手机和电脑间倒腾半个多小时。“借钱、还钱”,有一段时间,他彻夜失眠,甚至想过自杀。“开车路过高架桥,想冲下去,脑海中总会闪现那样的画面。”

  有一天早晨,李文健醒来发现,身体不能动弹,除了一只手。他不由心慌,想吐,又一阵耳鸣、眩晕,感觉天旋地转,他赶紧拿起手机,拨通120。“医生告诉我中风了。”李文健不敢想,自己才28岁。

  一个月后,李文健的身体逐渐恢复,但右耳失去了听力,平时也不能剧烈运动。医生告诫他调整生活状态。住院期间,他还是随身带着POS机,“你一睁眼就要还钱,这个缺口每天都在,你要不断借钱来填补这个窟窿。”

  李文健发现,以贷还贷陷入了恶性循环。每借一笔贷款救急,如果到期还不上钱,就很容易去借下一笔。一些网贷平台的利息又高,他很难在期限内还清欠款,只能继续借下去,新账还旧账。

  像他这样的人还有不少。2019年6月5日,根据汇丰银行、海尔消费金融、融360的统计数据显示,超过一半的年轻人选择网贷,其中90后群体负债率高达1850%,在消费贷款群体中占比达43.48%,以贷还贷用户占比近三成。

  “债务一直在增长,利滚利越来越多。”李文健说,每天都有三四笔还款,无论怎样倒贷,都倒不过来。出院后,他开始思考解决的办法,“我不想一直掉在坑里,想爬出来。”

  列清单,保征信

  “网贷还不上怎么办?”李文健在贴吧、知乎上看到不少人发帖,绝大多数是和他一样陷入网贷深渊的年轻人。

  “大多数人,用贷款改善生活,也总会有一些人,被贷款改变生活,直至为贷款而活。” 专栏作家薛洪言在《被过度借贷毁掉的年轻人》一文中指出,这部分人群在2亿人左右。

  “他们都盼着天上掉馅饼,一个有钱的人来帮他们把债务解决了。”李文健说,在贴吧,很多人仍在借钱,还是以贷还贷。

  李文健的收入比工薪阶层要高。他首先做了一份还款计划,将自己所欠的网贷平台及所欠资金有多少统计一下,然后按照利息高低,一一进行排序。

  “当你把那个清单拉出来,比如说一共有40个网贷,你可以算出来总利息,因为网贷的债务每天都在增加,一天比一天高,这个金额是非常可怕的。”李文健说,算账的时候,他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。

  网络借贷与民间借贷、农业专业合作社、私募股权领域等一同被认定为须高度关注的六大风险领域。(中新社  图)

  他用excel将自己的欠款平台全部列出来,每一笔欠款的还款日期做成一个清晰明确的表格,结算出自己欠款的金额,然后再把需要提前结清的利息,由高到低排下来,“利息越多,增长越快的先解决掉。”李文健说,“如果提前结清省不了多少钱的话,那就分期慢慢还好了。”

  “一定要有一个还款顺序。”李文健强调,不仅是利息的高低,更要考虑提前结清比按期还款能够省下多少钱来排序,他认为这是最合理、最划算的一种方式。根据清单,李文健后来向同学借了三十万元,先将最能省下钱的几笔贷款还清。

  一些网贷平台也会推出减息、发放免息券、减免服务费等优惠,李文健认为,借款人应尽量利用这些政策缓解一些压力。

  上海关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先峰近年不断接到客户咨询网贷案件,他深谙灰色网贷产业链及各种套路。

  他建议客户先拉征信报告,将上征信的网贷平台优先还款。比如微粒贷、招联、蚂蚁借呗。“征信如果搞花了,以后购房购车贷款都不好办理,先要保住个人征信。”李先峰说,一些年轻人还没开始以个人信用承担房贷、车贷、经营贷等重要责任,就提前透支了自己的信用。

  “你先查清楚自己的网贷信息,包括多头借贷记录、负债详情、失信信息、网贷逾期等。”李先峰说,大多数的网贷平台不上征信,但也有例外,比如微粒贷、借呗、京东白条等,为避免影响以后正常贷款,他建议上征信的平台一定不要逾期。

  李文健从网上搜索了一下,他手机上的网贷APP大概有一半左右列入征信。最近,他又发现,一些网贷平台正逐渐接入征信,不少借款人不知不觉上了黑名单。

  其实,监管部门早在2019年9月发布《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的整治小组组织辖内在营的P2P网贷机构接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运行机构(央行征信系统)、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。

  2020年1月第二代征信系统改革后,网贷平台接入征信的步伐加快。据《金角财经》披露,截至5月底,将近三分之一的网贷机构已接入征信系统。

  “这三种网贷不用还”

  第一笔网贷借了15万元之后,李文健就去承包了一个工程。但还款的时候,他发现利息高达50%。

  他起初以为利息是30%,一共还款十九万五千元。但实际上,网贷公司把15万元分成12个月,分期还款,“每个月都要还款一万多元。”李文健说,他不太清楚其中的算法,也没有其他的选项。

  “每个平台的套路都不一样。”李文健说,他从恒易贷借了18万元,结果钱到账五分钟不到,就被自动扣走了将近两万块钱。这是他第一次遭遇“砍头息”,即网贷平台在放贷的时候,会从本金里扣掉一部分钱,也称前置利息。

  尽管《合同法》明确规定,贷款的利息和费用不可事先从本金里扣除,若预先扣除,需按照借款时的实际借款额退还借款并计算利息。但现实中,大量网贷平台通过各种名目收取“砍头息”,比如咨询费、测评费、担保费等。

  李文健说,借款的金额显示是18万元,APP上的本金却显示21万元,而实际到手的才15万元多。据此推算,他每个月还款近四千元,“它的利息太高了。”李文健以前不知道,超标的部分利息是可以不还的。

  在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26条中规定,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%,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。即使借款人已经支付了,超过年利率36%部分的利息,借款人也可以要求返还。

  根据不同平台提供的收款信,网贷公司给出的还款时间表,上海关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先峰介绍说,网贷公司绝大部分都是高利贷。有的名义利率月息2%左右,但实际利率至少年化在48%以上,大部分在90%以上。如果算上逾期违约金,实际利率可以达到300%。

  这样一来,“你不断地还款,但欠的钱没少,网贷平台还换着花样让你的欠款越来越多,就像一个无底洞。”李先峰说,一般工资收入水平的借款人,一旦产生逾期,实际上很难再还清。

  “每个平台实际利率多高必须精算出来。”李先峰指出,借款人一般不懂金融知识,他们为了借钱,多高的利息都能接受。“你可以咨询律师,或者找会计等专业人士来厘清。”李先峰说,“你不会算的话,怎么证明利息有没有超标?”

  “2020年高利贷、套路贷、‘砍头息’,这三种不合法的网贷不用还了。”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垂坤撰文称,2019年10月21日,全国扫黑办联合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等部门发布了四个重要的法律政策文件。文件中明确规定了非法放贷,为非法放贷正式入刑提供了依据。

  2017年2月22日,P2P平台“来财街”发布“跑路”公告,同时停止兑付。位于上海市静安区天目中路的办公场所已大门紧锁、无人办公。(中新社  图)

  周垂坤建议选择靠谱的贷款平台,一个正规的贷款平台和开车一样,一定是“有证”上路,最基本的一定会具备“三证”,银行存管、ICP许可证和等保三级。

  通常正规的网贷平台需要用户提供一些资质证明材料,然后进行风险评估,从而判断是否要放贷款给用户。“大家在选择时,也可以看看贷款的平台都和哪些机构合作,是不是已经合作了知名金融机构或者银行。”他在文中说道。

  协商

  因为疫情影响,一些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,他们担心逾期,有的在APP上与客服沟通能否延期,双方就还款时间协商。

  “如果已经逾期了,要注意协商。”李先峰说,借款人应该尽量和平台保持一个主动协商的状态,高利贷平台重点协商利息问题,正规平台重点协商还款周期的问题。

  这两年,李先峰代理了十几起网贷案件,但都是通过非诉来解决。不久前,他代表客户与网贷公司的谈 判。

  这位客户因为逾期,还不上欠款,网贷公司把她通讯录里的电话都打爆了,这让她很崩溃。“我们帮她算了一下实际利率,超出36%。”李先峰说,如果发生此种情况,借款人要积极与贷款机构协商,要求对方退还超过年利率36%还款的部分。

  之后,借款人和网贷公司的代表一同前来,通过律所协商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利率。网贷公司起初要求还款9万多元,最后是谈成3万元结清。

  李先峰再三强调,借款人和网贷平台处于同一个城市,可以选择主动跟网贷公司约谈。网贷公司也是做生意,基于成本与收益考虑,差不多的情况下也会同意减免,并不是网贷公司说还多少就必须还多少,实际上超出36%的,还可以起诉要求返还。“谈不成还可以走法律程序,法院判多少就还多少,一般不会超出法定标准。”他说。

  通过这些案例,李先峰也目睹不少网贷对借款人造成的困扰。针对逾期欠款人,网贷平台基本上都是采用电话催收、发恐吓短信、轰炸通讯录、群发侮辱信息等方式,还有一些网贷公司会请催收人员上门恐吓当事人,“泼油漆,堵门,赖着不走。”李先峰说,有的甚至还会采用发律师函、伪造开庭通知、假冒公安局立案调查的方式欺骗借款人。网贷公司催收无下限,他们目的只有一个:给借款人施加压力,促成还款。

  “很多借款人都是独生子女,没有帮衬,也没遭受大的挫折。家人不理解,他们很容易受刺激。”李先峰说,近年各地不乏出现被网贷逼得自杀的案例。

  “催债人员看上去气势汹汹,言语粗暴,其实也不用怕,他们也不敢胡来。”他说,遇到非法催收,要积极举报。即使一时还不上,对于爆炸式的电话骚扰,可以设置通讯录免打扰模式,只有通讯录内的人才能打通电话。

  同时,李先峰还提醒,借款人必须要书面结清证明。据他了解,催债人员提供的还款账号往往不是平台账户,如果还了欠款,平台有可能不承认,等于白还。有的网贷平台无论资金实力还是业务管理都很不规范,层层外包下,就算按照他们的要求还完欠款,平台仍然有可能不会出具结清证明,甚至会编造借口再来要钱。

  废债逃不掉

  新疆的冬天,工地一直停工,从十一月开始,到来年五月。这半年,李文健也没有闲着,他平时就跑滴滴,有时候一天跑两三个小时,挣一百多块钱,想尽一切办法赚钱,还款。

  他的主要收入还是靠承接工程,比如做二次供水。这两年,他专心跑业务,挣了两百多万元。目前,部分工程款还没有到账,不然,朋友借他的三十万元早已还清。

  “吃的、穿的,能省则省。”他说,吃了两年泡面,一顿饭也就花两块左右,尽量少花钱,平时注重开源节流。他的家人现在才知情,李文健说,父母都在老家务农,也帮不上忙。

  还清网贷后,李文健还是会上知乎、贴吧,和一些借款人交流。有的借款人借的额度小,几百块到一千元不等。李文健这时也会出钱帮别人一把,不管是给他们一些劝告还是建议。当然,“最好不要碰网贷。”

  李文健时常在网上分享他的自救经历,教给他们一些还款的方法。“关键时候还是有个朋友帮了我。”李文健说,他这辈子都心存感激。对借款人来说,身边没有家人或朋友相助,很难走出来。

  李先峰的一位客户,欠了三四十家网贷,总共四五十万元。后来,她做生意的父亲帮她还清了。李先峰认为,如果不慎误入网贷陷阱,不要隐瞒,要跟亲朋好友坦诚相见,寻求支持。只要心态好,家庭和睦助力,应对得当,走出网贷陷阱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如果没有还款能力,李先峰也没有好的建议。为避免打扰,借款人只能换电话,换住所。“也许3年以后,对方没起诉,也没联系上你,诉讼时效过了或者网贷公司破产了,债务也许不用还了。”他说,那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  自2018年网贷平台相继爆雷,各地监管文件频出,网贷行业开始加速出清。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3月31日,全国实际在营网贷机构139家,比2019年初下降86%,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。

  一些借款人得知平台即将清退,便故意不还贷。相关监管部门正设网拦截那些趁乱逃债的人。

  2018年8月8日,全国互金整治办下发了《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》。据新华社报道,为防范化解P2P网贷平台风险、建立和完善互联网信用体系,首批网络借贷平台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信息已纳入央行征信系统,共涉及逾期金额近2亿元。

  自2019年2月起,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(下称“北京互金协会”)已连续公布了三批网贷机构借贷主体逃废债名单。截至4月18日,在第三批网贷机构借贷主体逃废债名单上,北京互金协会共收到了31家机构提交的逃废债名单,涉及12万名以上恶意逃废债行为人。

  据悉,北京互金协会目前正在联络各省(市)互金行业协会,在全国范围内向P2P网贷从业机构征集借款主体“恶意逃废债”名单。这意味着,“网贷老赖”将面临更严厉的追责,等待他们的可能是整个财务资金账户的冻结。

  “为了躲这几十万元的债务,把整个社会关系都切断了,隔离自己,那还是相当不合算的。”李先峰说,今后征信系统日趋完善,“上黑名单得不偿失,买房、贷款,坐高铁都成问题。”

  李文健瞧不起那些逃废债的人,认为他们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“借来的钱终究是要还的。”他说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让网贷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麻烦到网贷交流吧管理处反馈
  • 我的电话:不给不给就不给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 网贷口子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飛